Change-Chinese Change-simpleChinese change-english

债权裁定程序有哪些?

  • 支付命令:

    债权人与债务人因债权债务的纠纷,其内容是可以依一定数量之金钱债权来请求(例如:借款、价金、租金、报酬等等),则民事诉讼法规定可透过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等发支付命令声请来确定权利义务关系,其程序速度快、不用开庭,即可取得执行名义,况该支付命令与确定判决有同一效力,是现今实务上广为普遍使用的债务催收及追讨债务方法。

    支付命令每件声请规费为新台币五百元整,惟支付命令的缺点则是,对方声明异议失其效力: 债务人接到支付命令后,只须在命送达后20日内提出异议(不须附理由),支付命令失其效力,会起诉或声请调解处理。

    未送达失其效力:需向债务人之户籍地递送,如三个月内未能送达于债务人,支付命令便失效。

  • 本票裁定:

    本票到期发票人如不清偿,执票人可依票据法规定,向法院声请本票裁定准许强制执行,其程序除速度快、不用开庭外,因无特别管辖权及对方不收件可经由公示送达方式送达,执票人即可快速取得执行名义。本票裁定其规费是按诉讼目标之级距来缴纳,惟本票裁定的缺点是,只能对发票人为之,其他票据债务人如背书人、保证人无法对其为本票裁定。此外,倘发票人否认票据债权之存在,亦可透过提起确认本票债权不存在之诉来推翻本票裁定的效力。

  • 强制执行:

    强制执行,是指国家机关依据执行名义,使用强制力,使债务人履行义务,以实现已经确定的债权人债权的程序。民主法治国家不鼓励个人私权受到侵害时,采用自力救济的方法,所以对人民的私权保障必须有一套制度。一般对私权的保障,可分为两种程序,一种是确定私权的程序,好比我们一般所称的打民事官司;一种是实现私权的程序,指的就是强制执行。因为官司虽然打赢,但义务人不履行义务时,债权人私权侵害的状态仍然存在,必须藉由强制执行程序去强制义务人履行,打赢官司才有意义。

    强制执行法对此设有大部分的规定。又执行之开始,是由债权人以书状向执行法院提出而发动,但程序开始后,法院就应依法定程序职权进行至终结为止。其中金钱债权之执行和非金钱债权之执行固然有不同执行方法;即使同为金钱债权之执行,对于动产之执行和对于不动产之执行也不尽相同。凡此种种皆属强制执行程序的一环。

  • 拍卖抵押物裁定:

    声请拍卖抵押物,属非讼事件,祇须其抵押权已经登记,且债权已届清偿期而未受清偿,法院即应为准许拍卖之裁定。信托法第十二条第一项虽规定对信托财产不得强制执行,惟同项但书规定「但基于信托前存在于该财产之权利、因处理信托事务所生之权利或其他法律另有规定者,不在此限」,同条第二项复规定「违反前项规定者,委托人、受益人或受托人得于强制执行程序终结前,向执行法院对债权人提起异议之诉」,同法第三十五条第一项亦规定受托人于一定情形下,得于信托财产设定权利,可见信托财产非绝对不得受强制执行,而受托人以信托财产设定抵押权者,亦非当然无效。故受托人如以信托财产设定抵押权,并经依法登记者,债权人于债权届期而未受清偿时,即得声请法院拍卖抵押物。至于该抵押权之设定有无瑕疵,债权人能否为强制执行,应由委托人、受益人或受托人于强制执行程序终结前,提起异议之诉以资解决,法院不得因该抵押物业经为信托登记,即依信托法第十二条第一项规定裁定驳回债权人之声请。

  • 各种债权请求权时效与执行名义之时效:
    1. 借款本金返还请求权之消灭时效期间,自借款到期日起算15年;取得确定判决、支付命令执行名义者,自判决或支付命令确定日重行起算15年(民法第125条)。(民法第125條)。
    2. 借款利息给付请求权消灭时效期间,自应偿还日起算5年;取得确定判决、支付命令执行名义者,自判决或支付命令确定日重行起算5年(民法第126条)。(民法第126條)。
    3. 借款违约金给付请求权消灭时效期间,自应偿还日起算5年;取得确定判决、支付命令执行名义者,自判决或支付命令确定日重行起算5年。
    4. 支票付款请求权消灭时效期间,自应偿还日起算1年;取得确定判决、支付命令执行名义者,自判决或支付命令确定日重行起算5年(民法第137条第3项)。
    5. 本票付款请求权消灭时效期间,自应偿还日起算3年;取得确定判决、支付命令执行名义者,自判决或支付命令确定日重行起算5年。
    6. 本票裁定确定消灭时效期间,自裁定确定日重行起算3年。

  • 债权裁定程序有哪些?
服务区域列表
微信私家侦探社

Line / Wechat / Skype IDwishdetect
wishdetect@gmail.com
  • 微信私家侦探社 mail
  • 微信私家侦探社 line
  • 微信私家侦探社 skype
  • 微信私家侦探社 wechat
  • 微信私家侦探社 whatsapp

※本网站文章系出自郑永津先生之创作,原著作权之智慧财产权仍归属微信征信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公司同意及授权下,不得擅自以重制之方法转载其原创作文章。涉及侵权,依智慧财产权之著作权法91条第1项,本公司将偕同创作人依法追诉。

返回私家侦探社頁首